2007年12月28日 星期五

社論—統一教為“韓國Christian today”的創辦者被揭曉!

資料來源:
http://www.jesustv.com.au/christianreview/news_detail.html?sort=101&seq=96
本文為翻譯稿(未經作者審閱,謹供參考)
原文發表日:07/07/2004

“統一教真洗過手嗎?” (可能類似金盆洗手)


張在亨牧師:澳大利亞南十字星神學院(SCC)教授,韓國基督教協進會所屬的合同福音會總會長

“統一教真的洗手了嗎?”(可能類似金盆洗手)

最近,新創辦的“《今日基督徒》(크리스천투데이Christian Today)”在澳洲僑民中已出版面世有段時間了,多數僑民認為是新生了一種以文字宣教為目標的報紙,所以予以很高的評價。

僅在悉尼,就有200多家韓國人教會,從澳洲全國來看,創辦’《今日基督徒》’的想法實際沒有什麼意義。與高昂的印刷費用相比,所得到的簡直微乎其微,雖然看起來似乎是陷入絕境,落到只能停止、放棄的境地,若是需要依靠他人之力,能辦成此事,或許早點著手開始是個不錯的主意。

澳洲版’《今日基督徒》’創刊目標不透明

但是,在新報紙創刊之際,有許多人提出各樣的疑問。這報紙是什麼人,以什麼目的創辦的。一般來講,之所以有這樣的疑問,是因為有很多信仰方面的雜誌,不僅讓教會感到迷惑和頭疼,也把僑民們誘導了。

然而,對於該新書刊,沒有更多詳細的資料,僅僅只是在韓國已經存在的“《今日基督徒》”在澳洲發行,僅此而已。在澳洲,核心發行人員及信仰背景如何等此類問題都不甚明瞭。

在美國也發生了哭笑不得的事情。在美國,已經存在名為“《今日基督徒》”的報紙,又從韓國傳來名為“《今日基督徒》”的報紙,很是幹擾了韓人交際。在日賦(일부可能是報紙)也發生了“基督徒”和“基督徒”的爭鬥糾紛。

韓國的“《今日基督徒》”是一種什麼類型的報紙,鮮為人知。

透過網路版所能瞭解到的,僅是相關牧者的照片、常任理事及其職員而已。對於發起人及信仰背景如何則無從得知。針對這些是否進行相關解釋,在於他們自身。因為任何人都有出版自由。

隨後,據說‘澳洲版的《今日基督徒》’已準備就緒,第一期也已在僑胞群體中發行。

然而,不久後,傳來奇異的消息,令人吃驚不已。

韓國基督教協進會,與張在亨牧師的統一教相關聯的疑惑調查

即,關於任韓國‘《今日基督徒》’常任理事的張在亨牧師的消息。他現任大韓耶穌教長老教會合同福音會總會長總會長,也是韓國基督教協進會的成員,目前由韓國基督教協進會(代表會長:尹字冉 길자연 牧师)來調查與張牧師的統一教相關聯的疑惑問題。如果這一事實,由‘教會與信仰’和‘新聞分享(News N Joy)’等媒體來詳細報導此事,則會傳播得更迅速。

截止到6月27日,訪問News N Joy諮詢相關資訊的訪客多達7400人。由此可見,眾人對此事非常關注,這次事件影響力度也可想而知。此事還在韓國基督教協進會異端處理委員會(委員長:吳承煥오성환牧師)的調查當中,雖然還沒有最終定論,但是根據已經報導的相關資訊,也會有比較深的瞭解和認識。再者,也有人提出疑問說,張在亨牧師在悉尼發行新報紙,會不會是因為把握著關係密切的聯繫網?

據本社調查確認的消息,張在亨牧師也出現在‘澳洲版《今日基督徒》’創刊感謝會現場,能夠感覺到張與‘澳洲版《今日基督徒》’有著密切的關係,當日,負責獻祝詞的全大衛권다윗(原名全東兆권동조)牧師為大韓耶穌教長老教會合同福音會的前任總會長,現任韓國版今日基督徒常任理事。

關於張在亨牧師和全大衛牧師?

全大衛牧師任澳大利亞南十字星神學院(SCC)神學院的韓國語系的主任。令人奇怪的事情是,張在亨牧師是澳大利亞南十字星神學院(SCC)神學院的教授。從直覺上能夠感覺到哪裡有問題。根據本社調查確認,張牧師在悉尼的講壇已是數年之前的事了,在韓國能夠從講師成為教授實在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單憑估計也可以知道全大衛牧師與張在亨牧師的交情如何了,對此,本社也有很多情況需要確認,已經向全大衛牧師發送相關疑問的文字材料,目前仍在等待回復。(現在全牧師海外出差中)。

在整理此事過程中,儘管有很多不舒服的事情,但也是無可否認的,

若願意更加關注此事,我們相信在已經報導的最新實證的基礎之上,繼續追蹤調查,事情的真相得以水落石出是早晚的事情。

到目前為止,‘教會和信仰’‘News N Joy’對於此次事件的整理資料如下。

張在亨是由文鮮明(문선명)主持證婚的1800對合同結婚婚禮之一.

大韓耶穌教長老會合同福音會現任總會長張在亨牧師于1975年2月結婚,所屬於1800對合同結婚,由文鮮明教主主持,據‘教會與信仰’報導,“當時若想以合同結婚儀式結婚,需要相信文鮮明是再臨救主, 並具備加入統一教三年以上資格,還要經過審查程序來最終確定是否可以由統一教牧師給予主持婚禮”,足見這一系列程序很嚴格和苛刻。

合同結婚婚禮之後,從1977年起張牧師就進行了數次‘校園巡迴’宣教,身兼國際基督徒學生聯合會創辦成員之一,鮮文大學學生處處長,教授助理多重身份。甚者,由‘News N Joy’的記者發現如下事實:

‘鮮文大學30年史編輯委員會’於2002年4月發行的‘鮮文大學30年史記’134頁載有如下內容:

“在鮮文大學設立預備委員會工作的張在亨接收到此消息,立即向設立者文鮮明(문선명)以尹世元(윤세원)預備委員長的名義做了報告。

“張在亨(後任教主)清楚創辦者的心願,他本人也已正式接管成和神學院(성화신학교)的工作。但是,按當時的情況,天安市三龍洞不具備平地條件的基礎上,建大學的想法顯然很勉強,在統一教內部也開會商討此事,並予以支持。所以,張在亨將自己的房屋出售用以資助建校,確實是建立鮮文大學的功臣。”

張牧師在這間神學院教導統一神學,系統神學。

統一神學是什麼,在神學院教導的所謂系統神學是什麼?

針對這部分,‘News N Joy’的調查報導如下:

“現在,在鮮文大學教導的神學為統一教原理為不爭的事實。鮮文大學2004年度招生大綱中顯示,統一神學與畢業生以 “世界和平統一家庭聯合牧會者” “世界和平統一家庭聯合與相關各種機關及公司職員” 作為的發展前路。

賣房補貼建校基金的功臣

理所當然地,張在亨牧師在那段期間任教的學校,校園氛圍跟現在有顯著的不同。排除當時學校的因素,所說的氛圍並不是說能夠在學校教導統一教教理,乃是說統一教意識到學習正統教會的社會化很有必要的判斷,顯出其所教導的神學在福音主義有立足之地。然而,“News N Joy”調查顯示,在鮮文大學各資料中頻頻出現的張在亨牧師的紀事,出現很多與之相反主張的側面資訊。

在1989年,成和神學院設有神學科、海外宣教學科、社會福利學科,這些都是“統一思想”的必修課。簡章中介紹了統一思想科目的概要,統一思想是文鮮明以統一主義思想為立足點,綜合各種思想,將其不完備之處從根本上解決,致力於使其成為具有連貫性的思想,成為統一體系的部分。

張牧師卻否認存在這樣的事實,宣稱“統一教就是為了教導福音,為了拯救他們”,相反地,還主張“已被統一教逐出”的言論,不過看起來沒有一點兒呼籲力。

無論怎樣,張在亨牧師與成和神學院關係淵源,於1998年1月退休前長達10年之久的時間裏,主要教導神學行政學科課程。1989年9月到1991年2月,曾任學生處處長職務,他個人的30-40歲的時光是在成和神學院和鮮文大學度過的。

從成和神學院創立初期開始就與其有著淵源的張在亨牧師,1998年1月退休前,在學校的10年多時間是教授神學行政學科等科目的。1998年9月至1991年2月,也曾任學生事務處主任。的30-40歲的時光都是在成和神學院和鮮文大學渡過的

‘News N Joy’針對張牧師按手部分提出的疑問及回復如下:

“張在亨牧師在鮮文大學任教直至1995年,於1996年留職休息,最後於1998年1月退休。其中2年空白時間,張在亨牧師接受了牧師按手儀式,若是他個人意願,那就是在1997年6月在鮮文大學任教授職務,代職休假時接受牧師按手。對此,張牧師的解釋是因為退休金問題沒有得到解決,故留職休息”。

問題的重點是,我們如何看待張在亨牧師在鮮文大學就職這段期間(1980年代中期至1998年1月)的行跡。有人宣稱,張牧師自己要繼續留在學校的目的是要給統一教教徒教導正統的神學。

但在鮮文大學發行的各種資料和張牧師的主張之間仍存在著問題。儘管聲稱是為了處理退休金的問題,但對其在鮮文大學留職期間接受牧師按手這個行為,是否合適仍有質疑。”對此事,將繼續跟蹤報導。

過去之事,缺乏明瞭的告白

至此,仍然留有一些沒有解開的疑點,今後,我們將搜集更有信賴度的材料來作結。

當事人不在場的情況下,我們不能夠將其捲入問題事件之中,想到張在亨牧師與澳洲版“《今日基督徒》”的關係,比這更被需要的是,張在亨牧師具透明度的立場表示。

雖然也在期待韓國基督教協進會異端處理委員會對張在亨牧師統一教的疑惑事件的處理,但在日賦(일부),針對“異端處理委員會審查是否還正常進行”,早已有人對此進行了會議討論。此外,也有人做出這樣的判斷,“張在亨作為統一教的全職牧師,又在韓國基督教協進會任職,儘管如此,對審查工作不會造成任何的不便的事實本身,也顯明了韓國基督教協進會的界線”。

我們在等待韓國基督教會代表機關做出結論的同時,對幾件事情做相關提示:

首先,我們想要知道為什麼張在亨牧師對於自己的過往不做公開誠摯的告白。儘管他加入教團,並通過嚴格的驗證,聲稱自己接受了牧師按手儀式,但是對於過去的事,我們認為他沒有做任何實際的整理。

所以,在日賦報紙對“他果真退出統一教了嗎(과인 통일교에서 손을 썻은것인지?)”
這一問題再次提出質疑。張牧師必須作出明確答覆。據本報消息,張牧師早在數年前開始伸向澳洲,那時,張牧師人仍還在統一教。

還有,澳洲版“《今日基督徒》”在澳洲相關機關註冊登記日期為數年之前,已經得到確實,儘管如此,《今日基督徒》也必須暫停,這是毫無疑問的。即使不這樣,韓人教界的信心根基變弱,在風聲沸沸揚揚的日子,也遭受傷害和損失,與事實相比,我們更加的盼望出現一個健全的言論氛圍。

澳洲韓人教界遭受“旋風”影響嗎?

全大衛牧師需要全面呈現“《今日基督徒》”,與其發行人必須支配其哲學內容,我們認為由持守堅定信念的人勇於站出來更為必要。不能不露臉面背後指定,只能挺起腰杆站出來。
這次創刊感謝敬拜會上,全牧師作祝詞。為與自己相關聯的報紙在創刊敬拜會中作祝詞,如同父親為孩子祝福,致使有部分人陷入混亂之中。倒不如直接說感謝的言辭,倒不如站出來公佈具體的計畫,這才是正確的態度。

有種不祥的預感,感覺澳洲韓人教界又要遭受再一次的“旋風”襲擊。靈界混亂的時期需要聽到來自正義的聲音。需要聽到堅持原則的聲音。對於目標不明確的運動或聚會,教會和指導者們需要隨時敲警鐘。聖徒們就好像羊群,需要有穩重的牧者。

到現在,異端邪說沒有離開我們,而是在尋找可乘之機。我們只有將憂心放在警醒的禱告之中。那段時間,靠著神的恩典戰勝了大小的難關,現在,神也將親自守護教會和眾聖徒,我們也在迫切禱告中。

1 則留言:

Internet business at home automated system 提到...

想要更多時間陪伴親子跟家人嗎? 只要瑣碎時間就能經營
學習簡單 免推銷 歡迎進入了解
http://joe80411.weebly.com/
祝~天天都是有美好的一天˙快樂與您同在
PS:謝謝您的閱讀。如果您不感興趣,很抱歉打擾您!!